Ray

言白,ec,锤基,侠明,华武,华乐,楚萧,齐风……哇

【言白】血的情书



  • 大概率OOC+有BUG,毕竟作者是个第二章就弃坑的懒癌晚期

  • 这会是一个大长篇,因为蠢作者一定会写的世界就已经有五六个了,感兴趣的小伙伴不热现在关注一波~如果各位小可爱有什么想看的也可以在世界列表那里留言哟~我会考虑哒

  • 算是题外话:EC为什么这么甜啊!!!



【言白】快穿世界表

【言白】轮回之约 序章

[言白]血的情书 chapter one

真的不知道敏感词汇在哪【微笑中透露着疲惫
石墨链接在评论区 各位小可爱自取吧qwq

算是作者的话:
哈哈哈,米娜桑好久不见啊,季更作者在这里给您拜年啦[什么鬼?
这么长时间不更新真的是对不起大家,接下来我会努力码字,争取变为月更作者的[emmm
那侠明的坑我还在酝酿,等血色情书更完就更侠明,有兴趣的小可爱不妨吃我安利啊,思明真的好可爱我好爱他1551

那,怼怼和飞飞算是如约见面了,虽然这章没有说上话,但是下一章就可以了啊,而且下一章不仅说话,还可能会有深入交流呢[你懂的

关于lancelot呢,下章更新应该会出重点解析,他其实一直都是小人啊QAQ

那,喜欢的小可爱记得给一个小红心qwq,爱你们~💗

[华武]龙吟剑底寒潭彻,剑在匣中作狂歌



  • cp华武,微华乐,楚萧,侠明

  • 对,没错,武当又出叛徒了

  • 说真的,标题真的不是艳诗吗?



上回书 嘻嘻
作者诚挚建议:先读上回书,查看是否有雷点,毕竟是开车嘛嘿嘿嘿。

“无约?!你怎么会…”华无约看着眼前写作好兄弟读作心上人的武当道长萧居夜,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脑子开始飞速运转如何解决眼前这困境。

*********我是华山的分界线*********

“师弟!无约师弟!”这天,华无约刚刚回到华山,他还未走到执剑堂,就听人将他叫住,一转头,是他哥哥华无痴,而他哥身后还远远的坠着其他华姓的无字辈弟子,看着自家哥哥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华无约默默打了个颤:“原来是兄长啊,不知道兄长你…有什么事么?”他强迫自己忽略不远处张望的一众师兄们,他们的表情真的太奇怪了。

“弟啊,听说…”华无痴走到他身旁,压低了声音说,“听说武当有个姓萧的小道长喜欢你啊。”

“嗯??姓萧的小道长?萧居棠??”华无约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兄长,然后,他看到自己日常装傻的哥哥翻了个白眼:“另一个姓萧的道长,不是萧大掌门。”他没好气的说道,“为什么说到姓萧的小道长你会想到萧居棠啊?”
“姓萧…阿夜?”愣了两秒,华无约总算想起了自己的心上人,萧大掌门领养的二儿子,江湖传言之中居幽宫的少宫主,萧居夜。

“对,就是他,我听乐乐说,他喜欢你。”一边思索自己弟弟为什么今天这么蠢,一边将自家恋人告诉自己的小消息分享给弟弟,看着弟弟脸上的震惊和掩藏在深蓝色眼眸下的惊喜,华无痴觉得自己果然一如既往的英明神武(嗯???

“如何处理想必你心里已经有数了,为兄就不多说了,你自己知道分寸就好。”华无痴拍了拍华无约肩膀,“我先回鸣剑堂处理事务了。”说着,又拍了拍他弟弟的肩,转身离开了。

见他离开,先前躲在石狮子后面的一众师兄都窜了出来:“无约师弟,无痴师兄他,跟你说什么了啊?跟师兄们分享下呗?”他们纷纷摆出一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表情,仿佛自己嘴巴是多么牢靠,然而看着自家哥哥被坑过一次的华无约表示,谁信啊。

华无约还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嫂子来华山要债,这帮人是怎么把嫂子灌醉(为了让他忘记要债这回事),意外从他嘴里套出他喜欢哥哥的秘密后,一边答应嫂子绝对不说出去,一边用半天把消息传遍整个华山的。第二天哥哥办完事回来之后知道了这件事,差点没忍住把这帮人腿打断,他玩了好久的小情趣,本来只需要自己和媳妇两个人知道就好,被他们一搅和,整个华山都知道了,华真真为这个还和哥哥谈了话,在那之后,这帮师兄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哥哥面前了。

想着眼前这些师兄的“罪孽”,华无约状作无辜道开口:“今天我嫂子来过了?”

“是啊是啊。”他们赶紧接话,“还以为今日黄师兄是来催债的,不曾想他只是来找华师兄的,他们感情真的好啊。”

“那当然!”我和阿夜的感情也会这么好的!华无约这么想着,内心早就乐开了花,面上却一点不变,“兄长也没有和我说什么啊,就是叮嘱我在外小心别丢了华山的脸什么的。”

“师弟,你这就不对了。”这明显是出门前的叮嘱,你才刚刚回来,无痴师兄怎么可能说这个?!!!

哎呀,没留神,说错了…不走心的吐了吐舌头,正转身打算开溜的华无约扭过头:“各位师兄别问了,家事,家事。”

“这样师弟,我们打个赌,若是你赢了,我们就不问了,若是你输了,嘿嘿喝…”不死心的师兄提出了这个建议,华无约想了想,同意了:“好啊,赌什么?”

“我华山弟子,自然是…比武了。”

之所以选择比武,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华无痴华无约两兄弟切开一样黑(也许华无痴更黑一点?),比别的多半吃亏,比武就不一样了,他们比华无约早习武几年,难道还能输吗?

显然,他们什么心思华无约也清楚,在众人以为他会推拒,正在想如何劝他接受的时候,华无约点了头:“华山弟子,理应如此。”

说着,他拔出来剑:“华岳三峰!”

*********我是比武的分界线*********

“佩服佩服。”这是华无约。

“承让承让。”这是与他比试的师兄。

“你们在干什么?”赢了的师兄刚刚想问华无约他口中的“家事”是什么,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无痴师兄!”一转头,果然是刚刚离开说要回鸣剑堂的华无痴,看了看华无约又看了看华无痴,众人算是明白为什么华无约会答应他们的要求了,原来是早就看到哥哥了。

“兄长?刚刚在与诸位师兄打赌,诸位师兄说如若我胜了他们便让我离开,却没有说若是我输了该如何,我正想问来着。”华无约眨了眨眼睛,看起来无辜又单纯,让知道他切黑属性的师兄们内心一阵哀嚎。

“既然如此,你就去金陵城雁来客栈门口扮一天乞丐吧,正好,为华山做贡献。”亲哥哥做了决断,“诸位——没有异议吧?”

“没有没有,无痴师兄最是…呃…睿智,这决断甚是合理。”众师兄连忙摇头摆手,表示就这么定了,他们没有异议。

“那就好,既然如此...我们再来谈一谈这赌注的不公吧?”华无痴笑着看向众人,那笑容,让人忍不住打寒颤。

*********我是无约在金陵讨饭的分界线*********

“讨饭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带这个?”拉了拉脸上蒙眼用的黑布,华无约看向华无痴,没办法,这布实在太薄了,再加上华无约武功还算不错,蒙了和没蒙几乎没有区别。

“为了不让你丢华山的脸。”华无痴解释道。

“可是那边就有一个华山弟子在街头卖艺!”顺着华无约手指方向看过去,不远处,应天府前,隔着一条街的距离,真的有个华山弟子在舞剑,他面前还放着一个小瓷碗,此时里面已经满是碎银和铜板。

“别废话。”拍了一下弟弟的头,华无痴又道,“你就在这门口别跑去其他地方,我今天正好在金陵有事要办,晚些过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华山。”

“行吧。”假装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华无约在原地躺下,“去吧去吧,我在这等你。”

然后,他就等来了他的心上人,萧居夜。

*********我是两人见面的分界线*********

“师兄,世人真是艰难啊,算上客栈门口这个,我已经在金陵城看到四五个乞丐了。”
“是啊,金陵城实在太大太繁华,大到人们只能看到这城中的变化,却鲜少有人注意平凡人的苦乐,这些…”华无约听着声音停住,内心只有两个字:完了。因为这个声音,正是他日思夜想的,武当道长萧居夜的声音。

“师弟你先进去,师兄我…突然有点事要办。”

“啊?是什么要紧事嘛?要我帮忙嘛?”

“不,我自己就可以,你快先上去休息吧。”

“好,那师兄小心,快去快回。”

华无约听着脚步声越走越近,却不敢扭头去看,直至道长雪白的靴子出现在眼前:“无约?是你吗?”

人都到眼前了,总不能在装死,华无约只能装作无意识的抬头,用一种迷茫中带着恐惧,恐惧中又透着依恋的语气问:“是阿夜?”

“你…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萧居夜见他这般姿态,料想他是看不到了,脸上的心疼让华无约有点感动又有点心虚,他轻咳一声:“没事,出任务受了点小伤,不碍事的。”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表白心意的好机会,于是他向后退了退,“你走吧,阿夜,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

“为…”萧居夜看着眼前可以称之为凄惨的心上人,刚想问一句为什么,就被接下来一句话震到。

“我心悦于你,阿夜,我不…”说到这,他仿佛突然发现自己说出了自己的心意,默默缩成了一团,“你走吧。”他没有再解释,然后,他就感觉身子一轻,萧居夜已经将他从地上打横抱起。

“回客栈说。”萧居夜没有解释什么,但是隔着黑布,华无约注意到道长的脸,好像,红了?

*********我是收拾干净的分界线*********

进了客栈又进了属于萧居夜的天字房,萧居夜默默把华无约放下后就招呼小二送热水和熟食,亲自给华山收拾干净又让他吃饱喝足之后,萧居夜把他抱到床上,眼见他要熄灯了也不提起表白的后续,华无约有点急了,他装作伤心的说道:“阿夜,若是因为兄弟情做这些就不必了,我…你对我这般好,我却对你生了这种心思,我…”

“无约!”萧居夜叫了他一声试图让他闭嘴,华无约接收到了,却不打算停,毕竟关系终身大事呢:“阿夜!”

“我也心悦你!”几乎是吼一般,萧居夜说出了这句话,“绝不是安慰或者别的什么,无约…阿约。”他渐渐柔和下来,就算隔着黑布看不起他的眼神,华无约也可以感受到他温柔到可以溢出水的目光,“绝不是因为安慰或者别的什么,而是因为我真的也心悦于你。”

“阿夜…”

“好好睡一觉吧,我在呢。”轻轻的将唇抵在华无约的眉心,萧居夜轻喃道。

*********我是作诗的分界线*********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5060983982099

*********我是小剧场+后记的分界线*********

楚萧侠明小剧场:

华无约:话说阿夜,你爹真的是那位传说中的居幽宫宫主吗?

萧居夜(沉默良久):嗯

华无约:那你怎么叫方思明啊?哥哥?义兄?还是别的什么?

萧居夜:emmmmm父亲让我叫他爹爹

华无约:啥???

萧居夜:父亲还说…

南宫居幽[居夜爹]:干什么这么惊讶?男人生孩子很难得吗?你师傅(萧疏寒)也会啊,你看楚随云,楚留香,还有萧居棠,不都是你师傅生的?

不算后记的后记:关于侠明过段时间我会出一个新的大纲,之前那个就当段子了,因为我希望从开始就保护这个最好的人,而不是等到他伤痕累累了再出来拥抱他,不仅仅有我我喜欢他,更因为他值得。楚随云是愿随云应该都看得出来吧?给楚遗风生了一窝崽子的萧大掌门表示,生孩子嘛,有什么难的。
关于言白轮回之约 我准备放到贴吧去更了,毕竟长篇在lofter这儿不太好更,不过定期我还是会发言白的短篇或者段子,小天使们安啦~
我这两天,周末要去杜伦看大学,所以到周末可能都没得更了,抱歉啦各位小天使们,但是等一切结束,我一定立刻更新[握拳]
那么,喜欢这篇的小伙伴们点个红心,对我的故事感兴趣的点个关注啦,爱你们💗

[华武/武华]武当 萧居夜×华山 华无约

#武华#
“阿夜…我…我看不见…你放我下来!”
“……”不说话但是也不放手。

#华武#
“我这样,麻烦阿夜了…”阿夜的头发好顺,身体好软,好想现在就挑明然后…(。-﹃-。)
“无妨。”我愿意永远这样抱着你,护着你。

【我:唉嘿嘿
【笑容突然变态.JPG

【言白】轮回之约 血的情书

轮回之约
-血的情书
-The Hunter and his Prince
-(血族言*猎人白)


  • 大概率OOC+有BUG,毕竟作者是个第二章就弃坑的懒癌晚期

  • 悠然性格私设,因为我真的受不了她原来那个性格:)作者的选择是让她和洛洛在一起,如果不喜欢也没关系,只有前文一笔提及

  • 算是题外话:EC为什么这么甜啊!!!



Chapter One
“白,我们这次接到了一单大的!”一个金发大胸的壮汉激动的冲进酒馆,一边晃着手中的纸,一边兴奋的对着一个坐在墙边的男人叫道,“快来快来,我们商量一下这次的委托!”

坐在墙边的男人听到大汉的喊叫声,男人缓缓转过身:“我们说过的。”他的表情从头到尾没有变化,只是周身的寒气在他话音落下之后又重了几分,让人不由的想要远离,这一点,他周围的真空区可以做很好的证明。

大汉听他这样说,立刻搭下了脸:“别这样嘛白,虽然我确实答应过你三个月之内不接委托了,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啊!”他这么说着,神秘兮兮的凑近了男人并压低了声音,“这次的目标非同凡响,是个…”他紧张的望了望四周,确定没有人在注意自己这边之后才开口,“这次,我们的目标是那位血族!”虽然没有大声说,但是大汉激动狂热的语气还是引来了一些人的注视,察觉到这些的大汉面上又恢复了平静,但是眼中那可以称之为疯狂的感情还是没有消散。

“Lancelot。”男人没有多说,但是lancelot知道他已经开始生气了,但这并不能打消他的念头,“白!你想像一下,如果我们成功了!”

“这不可能!”男人飞速的反驳又在下一秒愣住,大汉看了他一眼,继而继续向他灌输自己的思想,“那可是…哦…我的朋友,你知道的,那代表着什么,你一定不会忘记。”

“想想吧,拿到那样圣物,你就可以恢复记忆了。”最后,lancelot这样劝道。

*********我是起子的分界线*********

“呼,那位血族…那件生物…”躺在床上,男人还在思考刚刚酒馆里的问题,他额前长长的栗色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他却没有伸手把它们抚开,而是闭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只知道他可以感知甚至控制风的走向,现在是个赏金猎人,名字叫白起。每天晚上,他都会梦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声音低沉又具有磁性且笑起来很好看的男人,他看到他和这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记不清聊的什么,只能记得男人令人着迷的笑声和温暖的胸膛。

如果…能拿到圣杯的话…就可以恢复记忆去找那个人了吧?仿佛是第一次,白起有了一点点私心。平时接那些悬赏和委托都是因为那些魔物或者人罪有应得,至于报酬,大多都是进lancelot的口袋的,他只拿其中的零头,反正他也不在意这些,但是这一次……[哎?起子你忘记那个血族了吗?那个才是重点啊喂!

白起将头埋进枕头,为了梦里那个人,就任性一回吧?

*********我是总裁出场的分界线*********

“亲王殿下。”白发血族走到血族最尊贵的人面前,“关于您的任务,被接下了。”

“嗯?”亲王大人的头并没有抬起,但是对白发血族已经懂了他的意思,“还没有查到是哪一方势力,殿下。”他低下头,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结下这一单的,是wind。”
“Wind?”亲王殿下一下子笑了出来,“surplus,从今天起,每天帮我准备一束蓝色妖姬放在我的床前…”想了一会,他有开口,“要729朵,去吧。”

“啊??是。”surplus向亲王殿下举了一躬后,默默退下了。[Surplus:我上辈子可能有个中文名叫魏谦。

“阿起…”李·亲王殿下·泽言看着手上的文件,思绪却早已跑飞。

*********我是起子起床的分界线*********

“Lancelot,我同意你的建议,去那位血族那里找圣杯。”第二天一早,白起出现在lancelot的屋中,对他这样说道,对此,lancelot露出了一个笑容,仿佛早已预料到,“我就知道你会同意,来来来,”他拿出一张地图,“这是我拜托靠得住的朋友搞来的古堡地形图。”

“靠得住的朋友?”白起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lancelot以为是他不信,连忙说:“放心,绝对靠得住,我以前也是和他拿的情报,肯定错不了。”

“唔……”想到之前那些几乎无错的情报,不知道为什么,白起感觉自己更担心了。

“别想了,就算情报靠不住,不是还有你吗?Wind Sama!”lancelot用力一拍白起的肩,放声大笑。

“所以,我们这次的任务是?”白起没有lancelot那么兴奋,因为他刚刚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你只说要找圣杯,那我们接下的委托任务呢?”

“呃......”lancelot听到这话,突然僵在了原地,“任务…”他翻出昨天拿在手上的那张纸,“拿到那位血族手上代表亲王地位与权力的戒指。”

“这……”白起压下心中莫名的雀跃和担忧,开口刚想问怎么完成委托,lancelot就开口打断了他:“这样,你身手好,你去拿戒指,我则去找圣杯,到时候,你拿到了戒指我拿到了圣杯,我就试试用圣杯把你穿出来。”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的白起默默点了头表示同意。

*********我是起子去见总裁的分界线*********

“f**k!”看着眼前灯火通明守卫森严的古堡,lancelot爆了句粗,“现在怎么办,白?”

“我…我不知道…”随着风,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古堡的瞭望塔上,那应该就是那位血族了,奇怪,怎么感觉,他不只有公爵的力量?

“白,要不你先进?”lancelot的声音打断了白起的思考,“你快一点,吸引他们那些守卫的注意,我去找圣杯,我刚刚想过了,如果拿到了圣杯,那什么不可能实现?”lancelot这样说道。
“可是…我刚刚感觉到了,那位血族…好像不止是公爵了。”白起道出了自己的疑惑,然后,他感觉到lancelot愣住了,过了一会,他才重新开口:“怎么可能呢,如果要到亲王,那必须掌握法则或者通过血族的亲王试炼才行,这个公爵才六百多岁,当公爵都很稀奇了,怎么可能又这么快变成亲王?”

“是吗?”听他这么说,白起暂时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并感叹了一下lancelot的情报真是厉害,连血族由公爵进阶到亲王的方法都知道。

“别想这么多了,那位血族不可能是亲王。”lancelot的声音从一旁传过来,“而且你那么厉害,白,不会有事的,或者我们可以一起下去地窖,圣杯就在那里,我们拿了圣杯就走,你掩护我,这样总可以吧?”

“……好吧。”白起接受了这个方案,随后,两人一起冲下了山坡。

*********我是亲王殿下的分界线*********

“亲王殿下,有两个人类潜进古堡里了,我们需不需要…”侍卫长走到李泽言身后半跪下后问道,而李泽言的回答是,“不。”他站起了身,“去地窖。”

终于要见到你了宝贝。默默舔了舔唇,自从进入这具身体,李泽言就总有舔嘴唇的欲望,平时他都忍着,但是今天…想到自己的宝贝儿白起,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殿下,小心,那两个人就在下面。”到了地窖入口,侍卫长从亲王身后走出来说道,同时,地窖的门缓缓打开,血的腥气一下子涌了上来,李泽言则在地窖打开的一瞬间跳了下去。

不算后记的后记
这么久才更一次真的抱歉,身份互换那篇可能暂时更不了了,所以选择先更这个世界。至于身份互换那篇,首先我要道歉,对不起,一是为我一直失约,一是为我删除了那篇的第一章,原因是...写的太糟糕了,我自己都看不下[捂脸]…这个血族的世界更完之后,应该会开始更侠明的《居幽》,就是我之前发的那个可以当段子看的梗。感兴趣或者之前不吃但是有被我段子安利到的小可爱可以期待一下啦~当然,那些只想看言白的小伙伴也不要担心,我会在《居幽》同时开另一个世界的言白,是什么还没想好,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关注我然后看下我前面的世界列表,在下面留言你想看的世界,如果是列表上有的且没有打待定的,那我立即拍板定,如果是没有的或者待定的,我也会考虑哒[主要是怕自己这个糟糕的文笔驾驭不住]

解释一下这里的圣杯,看过fate的小可爱多半会认为这是fate里的那个许愿机圣杯,其实不是。它确实算是许愿机,但是我这个圣杯来自亚瑟王十二圆桌骑士的传说,是所有骑士都想找到的存在,且最后被最纯洁的骑士Galahand找到,Galahand后来也由圣杯离开人世升入天堂,至于为什么都要找这个杯子,则是因为有一个神秘女子告诉十二骑士的啦。lancelot就不需要多说啦,十二圆桌骑士之一,给亚瑟精神上带绿的那个[说真的吾王,你要是和梅林在一起哪来的这些事?

下一章言白就要见面咯~

喜欢的小可爱就点个红心吧,爱你们💗

【侠明】算是记梗 (也可以当小段子看)


少侠重生梗

经历了江湖大小事件,因为铲除万圣阁而真正扬名天下的少侠,在痛失挚爱后过的如同行尸走肉。因为自己的命是思明换回来的,所以不敢轻易寻死,也因为是思明牺牲自己才换回少侠的命和名声,少侠痛恨江湖上的一切,包括自己。几十年的时间,因为像方思明那样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少侠变成了江湖上人人称赞的大侠。

“命运何其不公,为什么同样的处世之道,我成了扬名立万,四方敬仰的侠士,你却只有一捧黄土,消散于天地,与我天人永隔…”坐在你们第一次喝酒的屋顶上,看着远处麻衣教的方向,想到楚留香跟张洁洁现在退隐江湖,无忧无虑的生活,大侠又喝了一口烧刀子,喃喃道,“去年今天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呵,思明啊,你已经离开我二十年了,二十年啊…你都该重新投胎了吧…什么时候,也让我把这条命还给你啊…”

四十年后

“你们可知道,那位侠士,前几日过世了…”

“啊?何时的事情?”

“自此之后,正道又失一巨擎啊…”

“是啊…”

此时的少侠

“…可让你们这些无名小卒也到场一观…”谁在说话?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这话…怎么这么耳熟…等等!这不是最开始吗!?可我的内力…怎么好像没有消失?

还没等他想明白,车就如上次一般,翻了,其余人惨死,少侠自己则毫发无伤(毕竟已经是江湖巨擎了),这熟悉的剧情走向以及雨水打到脸上痛感都让少侠清楚的意识到,自己重生了。他眯起了眼,既然让我回来,那么这次,思明宝贝,就是我的了。

他按照原先的剧情结实了楚留香,拜入了武当,明面上成了江湖里不起眼的一份子,暗地里则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居幽宫,并迅速崛起,宫内之人为人处事亦正亦邪,令正道忌惮,让魔道畏惧。

居幽宫内设有一殿三阁,令人称奇的是,居幽宫这最重要的一殿,叫做流光殿,隐隐与居幽相反,不少人猜测是因为宫主性子反复无常,然而,知道真相的止阁阁主表示:我们宫主只是在秀恩爱罢了,一宫之名是夫人的名字,一殿之名是夫人的愿望,总觉得再过两天,我们宫主就要改姓规了。(规矩生方圆,规=方)

这日,万圣阁阁主大寿,居幽宫收到邀请后,送了八十一抬珍宝到万圣阁,在所有人都在猜居幽宫是不是要与万圣阁交好时,代替宫主来送贺礼的止阁阁主:宫主就坐在我斜对面(和方思明坐在一起的少侠)我等会要不要去行个礼?还有,到底要不要告诉这个老家伙(朱文圭)这些都是给万圣阁少主的聘礼呢?

第二日晚上

朱文圭检查方思明武艺有无进步,刚要一掌打下去,忽觉场中还有第三个人:“谁在那!”

“呵,岳父大人勿恼,小婿只是来寻夫人的,不小心冲撞了岳父大人,还请岳父大人见谅。”

看着眼前人暗金勾边的面具,还有腰上刻了“明”字的玉色腰坠,朱文圭对来人的身份有了数:“居幽宫宫主大驾光临,老夫有失远迎,实在是失礼。但是小婿…老夫并无女儿,只有这一个不肖子,宫主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呵,没有弄错,只是,能劳烦您的爪子,离我夫人远一点吗?”

不算后记的后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思明为什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吹爆他w
言白的快穿这个周末一定更!至于这个侠明的梗……应该在言白第一个世界结束之后写吧【大概
各种脑洞无处安放【烟

【漫威】感觉漫威最近热衷于搞事

#含剧透#
漫威这是怎么了
《复联3》开场五分钟,锤哥死老婆
《死侍2》开场五分钟,贱贱死老婆
啊,真想知道下一部开场五分钟哪个可怜人要死老婆了[摊手]

哇 没有别的话说了真的




话说一美你为什么会知道原本是红色,是不是看到其他什么地方的嗯~没染过色的,所以才知道的【这是一辆驶往城郊的车

p1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00396

p2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0872

p3p4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157734

【言白】快穿之轮回之约


  • 大概率OOC+有BUG,毕竟作者是个第二章就弃坑的懒癌晚期

  • 悠然性格私设,因为我真的受不了她原来那个性格:)作者的选择是让她和洛洛在一起,如果不喜欢也没关系,只有一笔提及

  • 这会是一个大长篇,因为蠢作者一定会写的世界就已经有五六个了,感兴趣的小伙伴不热现在关注一波~如果各位小可爱有什么想看的也可以在世界列表那里留言哟~我会考虑哒

  • 算是题外话:EC为什么这么甜啊!!!



之前的几篇言白粮

【言白】相亲之约·上

【言白】相亲之约·下

【言白】风起徐破

【言白】真车 厨房

序章

“这就是你说的最新发明?”绕着那个长得很羞耻的蛋形机仓,白起好奇的率先开口,而李泽言则是抿紧了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嫌弃,但是碍于什么没有像以往一样怼人不倦。

悠然穿着一身白色的博士服,看起来也像摸像样:“对啊,别看它长得像个蛋,它可是我和许墨一起花了近一年经过反复试验研发成功的,我管它叫轮回号。”说着,她骄傲的拍了拍蛋仓,蛋仓也微微摇晃,好像是在回应她一般[其实是因为是蛋形没法站稳吧?

“所以,它有什么用?”李泽言瞥了一眼不务正业大半年的下属,问。

“我都叫它轮回号了,怎么,还是没有头绪吗?”悠然眼中闪过狡黠的光,“直白一点,这是一个快穿蛋仓。”

白起这时才站起身:“快穿?”

“是的,快穿。学长看过快穿文吗?”悠然一边说着一边伸手递给白起和李泽言一人一张表,“大约就是在一个世界待一段时间就进入下一个世界,在多个世界中快速穿越的文。”

“那么,”李泽言的眼中总算出现了兴趣,“你的意思是?”

“听悠然说起你们都很忙所以无法长时间呆在一起,才准备让你们来体验一下。”许墨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一个银色长发的男孩子,“放心,不要钱,出安全事故的概率低于万分之一。”

听到许墨这么说,李泽言才算是放心,开始看悠然给的表格,而白起则是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可是如果我们躺进去了,我们的工作怎么办?”

“这个学长放心,你们进去之后,蛋仓会自觉启动时间停止,包括能力者的时间也会停,所以不会耽误工作的,放心吧。”悠然解释道,“给的这张表格,是接下来你们可能会经历的世界,绝不会超标。当然,如果这次体验之后感觉良好,之后还想再来的话,给我发消息就可以了,有想体验的世界也可以发消息告诉我。”

“那我们的超能力呢?”这是尚有疑虑的李泽言。

“会保留的,而且因为体系不一样,总裁大人你的时间停止是可以影响所有人的。还有别的问题吗?”这里是尽心解释的悠然,“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两位是想现在就进去试试还是过两天再来?”

“它运作起来后,可以中途停止吗?”

“不可以哟~这些是数据,也是真实的世界,除非自裁或者被害,不然是无法脱离的。我相信总裁大人也不是那种遇事退缩的性格对吧?”小小的激了李泽言一下,悠然看向了自己的学长,“对吧,学长?”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泽言大大~”白起眼里的戏虐和欢乐被李泽言巧在眼里,他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平静的开口说道:“于我而言,你一直是坚不可摧的堡垒和埋藏于心的珍宝,我当然一直受你的保护,也一直有着守护你的心,那里永远有你的位置。”

“啊,教授,我觉得你在说情话这件事上,你可要输了啊。”看着一瞬之间脸爆红的白起学长,悠然把自己的想法脑进了许墨的思维。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当然是怕破坏气氛被总裁报复啦~

看了银发少年一眼,许墨心想,“对我来说,他还在我身边,远比世界上的任何情话动听千百倍。”

“大佬大佬,惹不起惹不起。”脑进许墨思维的悠然见许墨这么想,立马从中退了出来,并在心中愤愤表示:有男朋友了不起啊?我也有啊!

“我们先回去处理一点事情,过两天再来。”

“好。”

不算后记的后记:这个序章主要是为了交代为什么言白会快穿,至于那个银发少年,是原创人物,教授的cp哦~是个可爱的小天使wink~关于他们的故事,等我把这篇文撸完再说吧【葛优瘫
至于为什么会提及ec,是因为蠢作者想产ec粮了,所以,会不定期冒出ec粮哟~

【言白】快穿世界列表




  • 世界分为必写和待定,因为懒作者有很多想尝试但是不确定写不写的好的题材w

  • 快穿的达成条件可能有点扯,但是毕竟是要带教授玩了,我们要相信教授可以的,嗯。

  • 如果小可爱你们有什么喜欢的但是我没有写到的,写到评论里告诉我哦~我会考虑哒~


Ⅰ.身份互换-军人言×总裁白 「待定」


Ⅱ.血族-吸血鬼言×血猎白 


Ⅲ.西幻-贵族言×[久负盛名的]魔剑士白 


Ⅳ.末世-基地主言×[基地主手下的]强大异能者白 


Ⅴ.秦时同人-商贾言×游侠白  其他cp 卫聂+良颜etc

   楚留香-武当言×华生白   其他cp 侠明+楚萧etc


Ⅵ.X-MEN-时停言×风能白 其他cp EC+牌快etc

Ⅶ.修仙-宗主言×执法长老白

Ⅷ.ABO-言A×白O  「待定」

目前为止就这些idea,欢迎小天使点梗w
感兴趣的小天使点个关注吧?

另外 因为作者实在太磨叽[各种意义上的]所以以后统一周末发文,每个世界分上中下(短的只有上和下)每一次发文2w+,多的时候可能3w+

就是这些啦 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