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

言白,ec,锤基,侠明,华武,华乐,楚萧,齐风……哇

【言白】相亲之约·下


  • 灵感来自飞飞好感lv15的相亲之约

  • 蠢作者游戏只玩到第二章 相亲之约是在b站上看到的 所以大概率有bug和ooc[捂脸]

  • 悠然性格有私设,大约是腹黑+爱搞事?而且她和洛洛在一起了w

  • 此时言白已经在一起且感情极好

  • Souvenir结构有私设

  • 活在悠然李泽言思想中的男朋友周棋洛



中午 12am Souvenir二楼。

“蔡爷好啊。”白起到了Souvenir后和蔡大爷打了招呼就直接上了二楼。按照徐姨的说法,她特意定了二楼因为二楼安静,方便叙旧,白起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疑惑了一下为什么一楼不适合叙旧罢了。

只是,上了二楼之后,白起才发现不只有徐姨,还要两个不认识的年轻人,看着两人和徐姨相似的眉眼,白起估计是徐姨的孩子,这么想着,白起先给了徐姨一个拥抱:“好久不见了徐姨。”徐姨也起身抱他:“想死我了你这个臭小子!”说着又转头作起介绍,“小谦,纤纤,这就是我之前和你们说的白起。小起,这是犬子徐谦,这是息女徐纤。”

“白起哥哥看着玉树临风,赏心悦目啊。不知道白起哥哥也没有女朋友了呢?”不等徐姨再多说什么,徐纤抢先开口问道,双眼紧紧的盯着白起,脸上花痴般的情态所有人都能看出,根本没用丝毫要掩饰的意思。在她身旁,哥哥徐谦一生嗤笑,转而问:“听家母讲了许多白先生小时候的事情,白先生小时候似乎很顽皮啊…”在说道顽皮时,他的语气和音调都变了一下,本就浓重的嘲讽在说这两个字时更上一层,让白起突然想起了在一起之前的李泽言,虽然李泽言的嘲讽更高级更有气势就是了。这么想着,白起的火一下子熄了,转而开始走神,想着等会要吃什么。这在徐谦两兄妹看来,就是被吓住了,徐谦不由又嗤笑了一声,徐纤则是瞪了她哥哥一样,却没开口,四人围着桌子两站两坐,谁也不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看没人说话,徐姨开了口:“你们年轻人真是,整天想什么我不懂了,我就不在这里煞风景了,你们聊,我约了朋友见面,就先走了。”说着,不等白起回神,徐姨就提包离开了,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大约就是,两兄妹看白起,白起想菜单。嗯。话说这样真的不会让场面更加尴尬吗徐姨?

“白起哥哥?”徐纤看白起见徐姨走了都没反应,便出声提醒道,“妈妈走了哦,她叫你和我们好好聊天呢。”她笑着说道。
“啊,抱歉,走神了。”白起这才回神,抱歉的朝两兄妹笑了笑,但是两兄妹这么解读这个笑容就很难说了,毕竟他们的神情,emmmm,真的很不想形容。

“不知道白先生现在在哪高就啊?”吐出一口气,徐谦接着问道,而徐纤也紧随其后:“我也很好奇白起哥哥现在是干什么的,还有还有,白起哥哥,你还没回答我上一个问题呢,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额。”白起看着两兄妹,想起徐姨打电话时心虚的语气,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不会是一场相亲宴吧?可是…

“徐小姐加我白起就可以了。我现在在警局工作,至于女朋友,我确实有在交往的恋人了。”刚刚要说多谢徐小姐厚爱,徐纤就开口了:“只是恋人的话就是代表还没结婚吧?不如和那个女人分手和我考虑一下吧?我还挺中意白起哥哥的,而且白起哥哥这身打扮,女朋友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吧?我难道还比不过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吗?”说着她还自认为可爱的扎了一下眼睛,殊不知白起听到这话只觉得她不可理喻,他瞪大了眼睛,根本想不到一个女孩纸会说出这种话了来,刚想言辞拒绝并离开,就听到楼下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学长?”是职业为穷苦制作人的学妹悠然。

“悠然?你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白起冷静下来,和学妹打招呼暂时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悠然一边走上二楼,一边继续和白起寒暄:“我来采访这家餐厅的老板啊,新一期的节目定的主题是双面人生,感觉这里的老板很适合。”说着她走到了二楼,也看清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默默看了一样学长攥紧的拳头和坐着的两个年轻人眉目间无可掩饰的傲气,悠然瞬间脑补出了全部剧情且与事实分毫不差,当然,这样得益于她老板是李泽言。为了在大魔王李泽言手下生存,多才多艺是必须的,就算一开始没有多才多艺,也会被他的四字成语逼到会的。
技多不压身嘛,嗯。无数次被压迫的穷苦制作人悠然抹了抹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想到,毕竟,李泽言的员工绝不服输[握拳]

“所以...学长你这是?”假装咳嗽了一下,悠然开口,语气中满满的认真,然而,作为了解这个学妹的学长,白起知道她绝不是真的在认真求证,她只是在唯恐天下不乱的找乐子而已。但是学妹现在就是他的救星,因为他真的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打人,学妹好歹可以阻止自己一下,甚至,如果学妹可以帮自己怼回去的话那就更好了,毕竟她在泽言手下做了那么久,这么想,白起开口解释了

“徐姨前一段时间回国了,这两天正好在恋语市,就约我吃饭。”

“原来如此,那,徐姨好~感谢您以前对学长的照顾~”悠然看了一眼徐谦,转头对他妹妹举了一躬,“徐姨真年轻啊,这么保养的啊,也跟我说说呗。啊,旁边这位一定是徐叔叔了,幸会幸会,鄙人华瑞旗下影视分公司制作人悠然。”一句话,把两个人同时气到肝疼,看着两个人一脸的怒气,悠然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种蠢货也敢搞学长?真该让他们感受一下大魔王的怼人术,才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徐姨是我们的母亲,悠小姐。”面对美丽的女士,徐谦总算是放下了一点富家子弟的架子,语气(他自己觉得)有所缓和,在悠然听来,因为压着怒火,他的语气和声音格外奇怪,好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话一样。悠然一边憋笑,一边神情完美的说:“啊,真是不好意思了,原来是这样啊。”她先替白起拉开一张椅子示意他坐下,后又是走到徐姨坐过的位置旁,“我坐这里没事吧?”

“这是刚刚我妈吗坐过的地方!”徐纤刚刚要说什么,就被自己的哥哥打断:“当然可以,悠小姐请坐。”

“原来是令堂坐过的地方。”悠然慢慢悠悠的坐下,“总有一种占了二位便宜的错觉,当然,鄙人肯定是没有二位这样的儿女的。”她看着两个人涨红的脸,不负责任的想到,真是不经怼的孩子啊。

“话说,徐姨呢?”悠然一边问一边看向白起,“离开了吗?”

“徐姨去找朋友了。”白起解释道,他是真的被悠然震到了,都忘记刚刚面前两个人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只想着给他们点蜡烛了。
“这样吗?”悠然可爱的歪了一下头,“既然徐姨都不在这里了,那你们二位为什么还在呢?”

“为什么还没消失呢?”其实悠然很想说滚的,但是,教养教养。

“你!你以为你是谁!”徐纤终于没忍住,她突然站起,椅子因为突然被推后发出来刺耳的摩擦声,在地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如徐纤现在的表情一般难看。

“蔡大爷~有人要闹事~可以通知一下老板吗~”悠然没有回答她,她选择另一种作战方式——上Boss.

“呵,悠小姐,这不是叫老板可以解决的事情。”徐谦也冷笑着说道,但是一样被悠然无视了。废话,等会有人教做人,这种时候,和两个要唱凉凉的人有什么好说的?悠然听着蔡大爷的应和心中越发的开心,终于到了收获好戏和奖金的时候了。

“听说,有人在我的店里闹事?”低音炮般的总裁音响起,悠然也在这时活过来一般:“总裁!你终于来了!你要给学长主持公道啊!他们两个仗势欺人啊总裁!我刚刚都看到了!学长刚刚超委屈!你一定不能不管啊!”

李泽言看着假哭的悠然,头有点大,他其实很想问问悠然,你演技这么差周棋洛这个男朋友不管的吗?但是他忍住了,毕竟自己男朋友的事情比较重要,他缓缓把目光移向徐氏兄妹:“徐氏的人?”

“你…你谁啊?”不见哥哥有反应,徐纤就先出了声。

徐纤是一个很好颜色的人,按理来说,李泽言的颜值那么高,她绝对会出手,但是问题在于,那是李泽言,只有白起看到他笑过的李泽言,建立商业帝国华瑞的李泽言,光是站在他面前都需要勇气,跟别提其他。他就这么看着徐纤和她哥哥,仿佛在看两个死人,这时,悠然又开口了:“而且这个女的刚刚还给学长抛媚眼!她还…她还觊觎学长的美色…呜呜呜…学长啊!”这句话,直接烧掉了李泽言大半的理智,他的目光如箭般直指两兄妹,两兄妹恍惚的看着外面的大太阳,只觉得自己身处于极北,不由得瑟瑟发抖。
“魏谦,查查徐氏的股票,我倒要看看,是多厉害的企业给力你们这么大的勇气觊觎我的人。”拿起手机,李泽言一边拨通了金牌助理的电话,一边把状况外的飞飞揽进怀里。摸摸白起的腰,李泽言觉得他的小警官又瘦了,唔,要补回来。

至于白起,从李泽言出现他就已经大脑宕机了,直到李泽言抱他才回过神,他红着脸挣了挣,发觉被抱的更紧后,他停了下来,从一个别人看不太出来的角度,默默的靠在李泽言身上,成功的让李泽言的怒火降了一档。当然,这不是因为白起想给两兄妹求情什么的,只是单纯想和自己男朋友亲近而已。

一边想说什么的悠然住了嘴,这种时候再出声打扰只会被撤资,算了,反正戏已经够了,为了恋与影视的未来,我还是安静的看着吧,制作人看着漫天的狗粮微笑着想,反正我不是单身狗,我有洛洛。
“李泽言,不不不…李先生…我们…我…”刚刚盛气凌人的徐家大公子现在就跟焉了的菜叶子一样,话都说不出来,徐纤则是被那一句我的人吓傻了,李泽言看着两兄妹现在的样子,冷笑一声:“都说徐公子年轻有为,我看,不过如此。”这么说着,他抱着媳妇转身往外走,走到楼梯口,李泽言转头看了一眼悠然:“怎么,还要我请?”继而对蔡大爷说:“蔡爷,把上面两位的账单给他们,还有地板的账单也一并给了。”

“少爷,他们没有点东西。”虽然这么说话,蔡大爷却没有反对的意思,甚至面上隐隐有赞同意思。

“进我的店还想什么都不付就出去?”李泽言又笑了一声,“我带阿起去后厨了,你送一下那边那个端着相机的员工。”

“是,少爷。悠然小姐,慢走啊。”

“蔡爷再见啊~”

******我是后厨的分界线******

“泽,泽言…唔……”白起还没多说什么,李泽言就亲了上来,白起感觉自己脸颊和耳朵都一片滚烫,他感觉到李泽言的舌缓缓的舔舐着他的嘴唇,而后又强力突破唇的封锁,深入腹地,他舔过他的牙齿,舔过他的内壁,舔过他的上颚,最终勾起另一人的舌,与之纠缠在一起。

假车.厨房play

把围裙解下来盖在累到睡过去的爱人身上,华瑞总裁重新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刚刚进厨房之前被挂断的那个电话:“查够了?好,我知道了。”刚准备结束这通电话了,就听自己的金牌助理问:“总裁,为什么突然要搞徐氏?”

走出厨房的李泽言看着外面被风吹的四处飞扬的花瓣,说:“起风了,该让徐氏破产了。”

END.

不算后记的后记:嘿嘿,有没有被假车骗到?之后一个还有一个甜甜的番外,就叫《风起徐破》好了[深沉脸]然后车的话,蠢作者会努力哒,嗯!也许有一天,你回顾这篇文的时候,再点到那个厨房play,就是一个真车了呢?谢谢小天使们看懒Ray叨叨到现在,我会继续加油写的,不限于言白,还有其他的一些我喜欢的cp也会写的,嗯!
如果喜欢这篇文或者希望我写车的话,就点个小红心吧?爱你们💗
PS 这是第二遍发 假车前其实还有一段 但是不过申 所以删掉了 如果开车的话我会放在车里
红心到120我就开车哟~

评论(19)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