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

言白,ec,锤基,侠明,华武,华乐,楚萧,齐风……哇

[华武]龙吟剑底寒潭彻,剑在匣中作狂歌



  • cp华武,微华乐,楚萧,侠明

  • 对,没错,武当又出叛徒了

  • 说真的,标题真的不是艳诗吗?



上回书 嘻嘻
作者诚挚建议:先读上回书,查看是否有雷点,毕竟是开车嘛嘿嘿嘿。

“无约?!你怎么会…”华无约看着眼前写作好兄弟读作心上人的武当道长萧居夜,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脑子开始飞速运转如何解决眼前这困境。

*********我是华山的分界线*********

“师弟!无约师弟!”这天,华无约刚刚回到华山,他还未走到执剑堂,就听人将他叫住,一转头,是他哥哥华无痴,而他哥身后还远远的坠着其他华姓的无字辈弟子,看着自家哥哥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华无约默默打了个颤:“原来是兄长啊,不知道兄长你…有什么事么?”他强迫自己忽略不远处张望的一众师兄们,他们的表情真的太奇怪了。

“弟啊,听说…”华无痴走到他身旁,压低了声音说,“听说武当有个姓萧的小道长喜欢你啊。”

“嗯??姓萧的小道长?萧居棠??”华无约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兄长,然后,他看到自己日常装傻的哥哥翻了个白眼:“另一个姓萧的道长,不是萧大掌门。”他没好气的说道,“为什么说到姓萧的小道长你会想到萧居棠啊?”
“姓萧…阿夜?”愣了两秒,华无约总算想起了自己的心上人,萧大掌门领养的二儿子,江湖传言之中居幽宫的少宫主,萧居夜。

“对,就是他,我听乐乐说,他喜欢你。”一边思索自己弟弟为什么今天这么蠢,一边将自家恋人告诉自己的小消息分享给弟弟,看着弟弟脸上的震惊和掩藏在深蓝色眼眸下的惊喜,华无痴觉得自己果然一如既往的英明神武(嗯???

“如何处理想必你心里已经有数了,为兄就不多说了,你自己知道分寸就好。”华无痴拍了拍华无约肩膀,“我先回鸣剑堂处理事务了。”说着,又拍了拍他弟弟的肩,转身离开了。

见他离开,先前躲在石狮子后面的一众师兄都窜了出来:“无约师弟,无痴师兄他,跟你说什么了啊?跟师兄们分享下呗?”他们纷纷摆出一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表情,仿佛自己嘴巴是多么牢靠,然而看着自家哥哥被坑过一次的华无约表示,谁信啊。

华无约还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嫂子来华山要债,这帮人是怎么把嫂子灌醉(为了让他忘记要债这回事),意外从他嘴里套出他喜欢哥哥的秘密后,一边答应嫂子绝对不说出去,一边用半天把消息传遍整个华山的。第二天哥哥办完事回来之后知道了这件事,差点没忍住把这帮人腿打断,他玩了好久的小情趣,本来只需要自己和媳妇两个人知道就好,被他们一搅和,整个华山都知道了,华真真为这个还和哥哥谈了话,在那之后,这帮师兄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哥哥面前了。

想着眼前这些师兄的“罪孽”,华无约状作无辜道开口:“今天我嫂子来过了?”

“是啊是啊。”他们赶紧接话,“还以为今日黄师兄是来催债的,不曾想他只是来找华师兄的,他们感情真的好啊。”

“那当然!”我和阿夜的感情也会这么好的!华无约这么想着,内心早就乐开了花,面上却一点不变,“兄长也没有和我说什么啊,就是叮嘱我在外小心别丢了华山的脸什么的。”

“师弟,你这就不对了。”这明显是出门前的叮嘱,你才刚刚回来,无痴师兄怎么可能说这个?!!!

哎呀,没留神,说错了…不走心的吐了吐舌头,正转身打算开溜的华无约扭过头:“各位师兄别问了,家事,家事。”

“这样师弟,我们打个赌,若是你赢了,我们就不问了,若是你输了,嘿嘿喝…”不死心的师兄提出了这个建议,华无约想了想,同意了:“好啊,赌什么?”

“我华山弟子,自然是…比武了。”

之所以选择比武,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华无痴华无约两兄弟切开一样黑(也许华无痴更黑一点?),比别的多半吃亏,比武就不一样了,他们比华无约早习武几年,难道还能输吗?

显然,他们什么心思华无约也清楚,在众人以为他会推拒,正在想如何劝他接受的时候,华无约点了头:“华山弟子,理应如此。”

说着,他拔出来剑:“华岳三峰!”

*********我是比武的分界线*********

“佩服佩服。”这是华无约。

“承让承让。”这是与他比试的师兄。

“你们在干什么?”赢了的师兄刚刚想问华无约他口中的“家事”是什么,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无痴师兄!”一转头,果然是刚刚离开说要回鸣剑堂的华无痴,看了看华无约又看了看华无痴,众人算是明白为什么华无约会答应他们的要求了,原来是早就看到哥哥了。

“兄长?刚刚在与诸位师兄打赌,诸位师兄说如若我胜了他们便让我离开,却没有说若是我输了该如何,我正想问来着。”华无约眨了眨眼睛,看起来无辜又单纯,让知道他切黑属性的师兄们内心一阵哀嚎。

“既然如此,你就去金陵城雁来客栈门口扮一天乞丐吧,正好,为华山做贡献。”亲哥哥做了决断,“诸位——没有异议吧?”

“没有没有,无痴师兄最是…呃…睿智,这决断甚是合理。”众师兄连忙摇头摆手,表示就这么定了,他们没有异议。

“那就好,既然如此...我们再来谈一谈这赌注的不公吧?”华无痴笑着看向众人,那笑容,让人忍不住打寒颤。

*********我是无约在金陵讨饭的分界线*********

“讨饭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带这个?”拉了拉脸上蒙眼用的黑布,华无约看向华无痴,没办法,这布实在太薄了,再加上华无约武功还算不错,蒙了和没蒙几乎没有区别。

“为了不让你丢华山的脸。”华无痴解释道。

“可是那边就有一个华山弟子在街头卖艺!”顺着华无约手指方向看过去,不远处,应天府前,隔着一条街的距离,真的有个华山弟子在舞剑,他面前还放着一个小瓷碗,此时里面已经满是碎银和铜板。

“别废话。”拍了一下弟弟的头,华无痴又道,“你就在这门口别跑去其他地方,我今天正好在金陵有事要办,晚些过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华山。”

“行吧。”假装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华无约在原地躺下,“去吧去吧,我在这等你。”

然后,他就等来了他的心上人,萧居夜。

*********我是两人见面的分界线*********

“师兄,世人真是艰难啊,算上客栈门口这个,我已经在金陵城看到四五个乞丐了。”
“是啊,金陵城实在太大太繁华,大到人们只能看到这城中的变化,却鲜少有人注意平凡人的苦乐,这些…”华无约听着声音停住,内心只有两个字:完了。因为这个声音,正是他日思夜想的,武当道长萧居夜的声音。

“师弟你先进去,师兄我…突然有点事要办。”

“啊?是什么要紧事嘛?要我帮忙嘛?”

“不,我自己就可以,你快先上去休息吧。”

“好,那师兄小心,快去快回。”

华无约听着脚步声越走越近,却不敢扭头去看,直至道长雪白的靴子出现在眼前:“无约?是你吗?”

人都到眼前了,总不能在装死,华无约只能装作无意识的抬头,用一种迷茫中带着恐惧,恐惧中又透着依恋的语气问:“是阿夜?”

“你…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萧居夜见他这般姿态,料想他是看不到了,脸上的心疼让华无约有点感动又有点心虚,他轻咳一声:“没事,出任务受了点小伤,不碍事的。”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表白心意的好机会,于是他向后退了退,“你走吧,阿夜,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

“为…”萧居夜看着眼前可以称之为凄惨的心上人,刚想问一句为什么,就被接下来一句话震到。

“我心悦于你,阿夜,我不…”说到这,他仿佛突然发现自己说出了自己的心意,默默缩成了一团,“你走吧。”他没有再解释,然后,他就感觉身子一轻,萧居夜已经将他从地上打横抱起。

“回客栈说。”萧居夜没有解释什么,但是隔着黑布,华无约注意到道长的脸,好像,红了?

*********我是收拾干净的分界线*********

进了客栈又进了属于萧居夜的天字房,萧居夜默默把华无约放下后就招呼小二送热水和熟食,亲自给华山收拾干净又让他吃饱喝足之后,萧居夜把他抱到床上,眼见他要熄灯了也不提起表白的后续,华无约有点急了,他装作伤心的说道:“阿夜,若是因为兄弟情做这些就不必了,我…你对我这般好,我却对你生了这种心思,我…”

“无约!”萧居夜叫了他一声试图让他闭嘴,华无约接收到了,却不打算停,毕竟关系终身大事呢:“阿夜!”

“我也心悦你!”几乎是吼一般,萧居夜说出了这句话,“绝不是安慰或者别的什么,无约…阿约。”他渐渐柔和下来,就算隔着黑布看不起他的眼神,华无约也可以感受到他温柔到可以溢出水的目光,“绝不是因为安慰或者别的什么,而是因为我真的也心悦于你。”

“阿夜…”

“好好睡一觉吧,我在呢。”轻轻的将唇抵在华无约的眉心,萧居夜轻喃道。

*********我是作诗的分界线*********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5060983982099

*********我是小剧场+后记的分界线*********

楚萧侠明小剧场:

华无约:话说阿夜,你爹真的是那位传说中的居幽宫宫主吗?

萧居夜(沉默良久):嗯

华无约:那你怎么叫方思明啊?哥哥?义兄?还是别的什么?

萧居夜:emmmmm父亲让我叫他爹爹

华无约:啥???

萧居夜:父亲还说…

南宫居幽[居夜爹]:干什么这么惊讶?男人生孩子很难得吗?你师傅(萧疏寒)也会啊,你看楚随云,楚留香,还有萧居棠,不都是你师傅生的?

不算后记的后记:关于侠明过段时间我会出一个新的大纲,之前那个就当段子了,因为我希望从开始就保护这个最好的人,而不是等到他伤痕累累了再出来拥抱他,不仅仅有我我喜欢他,更因为他值得。楚随云是愿随云应该都看得出来吧?给楚遗风生了一窝崽子的萧大掌门表示,生孩子嘛,有什么难的。
关于言白轮回之约 我准备放到贴吧去更了,毕竟长篇在lofter这儿不太好更,不过定期我还是会发言白的短篇或者段子,小天使们安啦~
我这两天,周末要去杜伦看大学,所以到周末可能都没得更了,抱歉啦各位小天使们,但是等一切结束,我一定立刻更新[握拳]
那么,喜欢这篇的小伙伴们点个红心,对我的故事感兴趣的点个关注啦,爱你们💗

评论(8)

热度(50)